当前位置:topvision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袭人最后嫁给蒋玉函之后,生活如何?
红楼梦中袭人最后嫁给蒋玉函之后,生活如何?
2022-09-02

袭人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,宝玉房里大丫鬟之首。 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,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,快点来看看吧。

《红楼梦》未完,是许多朋友心中的一大心病,也是因此,对众人的结局,我们并不清楚。比如像嫁给琪官的袭人,最终是否幸福?就存在不少的争议。

下面,小白便同大家来聊一聊个人观点。

1、袭人是否嫁给了琪官。

袭人,是贾宝玉身边的贴身丫鬟,在《红楼梦》前八十回中,她风光无限,曾一度被王夫人认定为准姨娘人选。

她的母亲去世,王熙凤在王夫人的嘱咐下,亲自为她打扮了一番,她的这次回家,堪称贵妇省亲。

尤其是,抄检大观园后,王夫人成功地将晴雯赶出了怡红院,似乎袭人唯一的威胁对象,也已经消失。她的姨娘之位,自然会顺理成章,水到渠成。

但显然,袭人想得太简单了,她高估了王夫人对她的看重;也低估了贾母的手段。

作为贾母的丫鬟,却公然背叛贾母投靠王夫人,还多次诋毁林黛玉,试想,在豪门之中五十多年的老太太,真的治不了她吗?

果然,晴雯被撵后,王夫人向贾母报告此事,便借此机会准备公开袭人的身份,却被贾母一句:我们暂且都别提,让她的姨娘之梦,成为了永远的幻想。

王夫人特意挑选贾母心情最差的时候讨论此事,这本身便显示出了,她对袭人的承诺不真诚。而此时的袭人,年龄已经超过了二十多岁,在贾府经济陷入极度危机之中时,她又该何去何从呢?

当然,以上所说,仅是小白个人的理解。对于袭人是否嫁给了琪官。原文其实给出了答案。

这便是:袭人的判词。

枉自温柔和顺,空云似桂如兰。

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!

“枉自温柔和顺”,指的是袭人白白地用“温柔和顺”的姿态,去博得主子们的喜好。

“空云似桂如兰”。似桂如兰,暗点袭人的名字。袭人服侍贾母时,原名珍珠,是贾母将她安排到宝玉的身边后。宝玉才将其改名为袭人。而出处,是宋代陆游《村居书喜》中的“花气袭人知骤暖,鹊声穿树喜新晴”。

袭人二字,是取兰桂之香。但在这句诗之前,特意加了“空云”二字,则无疑是一种贬义。说的是即使具有这样的名字也是枉然。

“堪羡优怜有福”,这里的优怜,指的是琪官,也就是蒋玉菡。

在《红楼梦》第二十八回中,贾宝玉受冯紫英的邀请,参加了他的家宴,在这一次宴会上。贾宝玉同琪官一见钟情,互相留了信物。

宝玉听说,不觉欣然跌足笑道:“有幸,有幸!果然名不虚传。今儿初会,便怎么样呢?”想了一想,向袖中取出扇子,将一个玉玦扇坠解下来,递与琪官道:“微物不堪,略表今日之谊。”

琪官接了,笑道:“无功受禄,何以克当!也罢,我这里也得了一件奇物,今日早起方系上,还是簇新的,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。”说着,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下来,递与宝玉道:“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进贡来的,夏天系着,肌肤生香,不生汗渍。昨日北静王给我的,今日才上身。若是别人,我断不肯相赠。二爷请把自己系的给我系着。”

宝玉听说,喜不自禁,连忙接了,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,递与琪官。

汗巾子,乃是贴身之物,而琪官,作为忠顺王宠爱的戏子,本身就是男妓,同一同在宴会上陪客的锦香院的妓女云儿是同类性质的人。

贾宝玉在贾府义学之中,同秦钟便亲密过分,因此,他与琪官之间,也绝非正常的友谊关系。

正如后文忠顺王派长史官来贾府要人,贾政得知后所说的:

“该死的奴才!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,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!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之人,你是何等草芥,无故引逗他出来,如今祸及于我。”

我们仅仅从其中的“引逗”二字,便能领会出其中的意思来。

更有意思的是,贾宝玉赠送给蒋玉菡的松花汗巾子,正是袭人的。宝玉回家后,晚上偷偷将琪官赠送的汗巾子系到了袭人的身上。这便是他们二人冥冥之中的天意。而对于这条汗巾子,袭人的态度也耐人寻味。

至次日天明起来,只见宝玉笑道:“夜里失了盗也不晓得,你瞧瞧裤子上。”袭人低头一看,只见昨日宝玉系的那条汗巾子系在自己腰里,便知是宝玉夜间换了,忙一顿把解下来,说道:“我不希罕这行子,趁早儿拿了去!”宝玉见她如此,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。袭人无法,只得系上。过后,宝玉出去,终久解下来,掷在个空箱子里,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。

看看,袭人即便得知汗巾子是琪官的,但最终,还是留下了,这是否意味着,她对戏子琪官的身份并不抵触呢?

在冯紫英的家宴之上,琪官在行酒令时,也在无意之中,说出了她的名字。

唱毕,饮了门杯。笑到:“这诗词上我倒有限。幸而昨日见了一副对子,可巧只记得这句,幸而席上还有这件东西。”说毕,便饮干了酒,拿起一朵木樨来,念叨:“花气袭人知昼暖。”

这便是他们之间的缘分。

2、琪官的地位如何?

琪官在前八十回中,仅出现过一回,那便是在冯紫英的家宴上。此时的他,地份如何呢?

原文中有三个细节对此进行了说明。

(1)宝玉的称赞。

宝玉见他妩媚温柔,心中十分留恋,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,叫他:“闲了,往我们这里来。还有一句话借问,也是你们贵班中,有一个叫琪官的,他在哪里?如今名驰天下,我独无缘一见。”蒋玉菡笑道:“就是我的小名儿。”

从宝玉的话中,尤其是“驰名天下”这四个字,我们便能看出,他在戏子这个行列中,是非常出色的。

从他能参加神威将军之子冯紫英的家宴,我们也能看出,他的身份不一般。

(2)他赠送给宝玉的汗巾子。

琪官与宝玉,在此是第一次相见,但显然,他的出手,非常阔绰。

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进贡来的,夏天系着,肌肤生香,不生汗渍。昨日北静王给我的,今日才上身。若是别人,我断不肯相赠。二爷请把自己系的给我系着。

他给宝玉的大红汗巾子,不仅是进贡之物,还是由北静王所给。由此可见,他同北静王水溶的关系也非浅。

(3)忠顺王的言语。

忠顺王派长史官来贾府,直接找到宝玉的父亲贾政要人,并特意说出了琪官的特殊性。

王爷亦云:若是别的戏子呢,一百个也罢了;只是这琪官乃奉旨所赐,不便转赠令郎。若十分爱慕,老大爷竟密题一本请旨,岂不两便?

从长史官的言语中,我们可以看出,琪官是由天子,赏赐给忠顺王的。

除此之外,宝玉在告知长史官琪官的下落时,也说出了他的财力。

“大人既知他的底细,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?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,有个什么紫檀堡地方,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、几间房舍。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。”

能随手买下几亩地、几间房舍得,自是有钱人。

如此看来,琪官是要样貌有样貌,要地位有地位,要财富有财富。

若袭人嫁给他,自然幸福。

但问题是,琪官背叛了忠顺王。

3、背叛忠顺王的琪官,下场如何?

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,曾经的琪官确实有地位有身份。但显然,作为戏子的他,这一切都是主人给予的。而他的主人是谁?是忠顺王。

但问题就在于,琪官作为忠顺王养的戏子,三心二意,四处留情。

他所给的大红汗巾子,是北静王所赐,同荣国府的宝二爷,又来往密切。前面我们所过,他的本质,就如男妓一般,连小妾都算不上,如此的他,却公然背着忠顺王做这些勾搭,结局会怎样呢?

关于他的结局,作者在原文中,用了最隐晦的梦境表达过,那就是贾宝玉被打后所做的梦。

这里宝玉昏昏默默,只见蒋玉菡走了进来诉说忠顺府拿他之事,一时又见金钏儿进来哭说为他投井之情。宝玉半梦半醒,都不在意。

琪官进入宝玉梦境之后,紧接着便是金钏儿,而金钏儿显然跳井而死了;但作者却将他们二人放在同一个梦中,这意味着什么?自然意味着,琪官的下场,比金钏儿好不了多少,是生不如死的。

那曾经驰名中外的名声、那随手拿出的便是进贡的汗巾子、那随意便买下几亩地、几间房舍的他,显然都成为了过去。

再想进入冯紫英的家宴这种高端名流、京城贵圈还有可能吗?只怕生存,都成为了困难。

或许,也是因此,在袭人的判词中,才会将没有成为宝玉的小妾、已经失去了名节的袭人嫁给他,当成是对他的馈赠,特意用到了“堪羡”二字。

4、冯紫英的行酒令,明确说出了她的结局。

曹公创作《红楼梦》,最常用的手法,便是借用诗词、酒令、戏曲、灯谜等来隐含众人的结局。而在冯紫英的家宴上,琪官所做的行酒令,说的正是袭人。

于是蒋玉菡说道:

女儿悲,丈夫一去不回归。

女儿愁,无钱去打桂花油。

女儿喜,灯花并头结双蕊。

女儿乐,夫唱妇随真和合。

要理解这首酒令,我们需要改变其中的顺序,将“悲、愁、喜、乐”改成“喜、乐、愁、悲”便能理解。

“女儿喜,灯花并头结双蕊”:描述的是袭人与琪官成婚之时的喜庆场面。袭人追求姨娘之位一辈子,最终成为幻影,而如今,自己不仅失去了女儿的洁白之身,年龄也到了二十多岁。如她这样的,能够找到男人接盘,已然是万幸。

对袭人而言是如此,对如今的琪官更是如此。

“女儿乐,夫唱妇随真合和”:这一句描写的是他们二人婚后的写照,二人共同接待客人,维持生活。虽然没有了尊严,但物质生活却不错。

“女儿愁,无钱去打桂花油”:袭人好歹在贾府做了多年的丫鬟,即使离开贾府,应该也会有一部分的财富。也是因此,她的婚姻生活,一开始应该是富足的。

但正如我们前文所说的,琪官背叛忠顺王后,下场必然很惨,成为伤残人士的可能性更大。

一旦他的病情加重,他们夫妻二人不仅无法去接客应酬,还需要花钱看病,袭人所存的财富,自然会越来越少,以至于,去打桂花油的钱都不够了。

“女儿悲,丈夫一去不复归”:这里的丈夫,指的自然是琪官,因为袭人同宝玉,根本达不到这种关系。而琪官为何一去不复归呢?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病死了,而另一种,就是不愿继续拖累她,主动离开了她。在小白看来,第二种情况,更有可能。

而在琪官都不在,钱财也用尽的情况下,袭人还能靠什么生活?不只能成为烟花女子,沦为破席吗?